关于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

学习啦  美怡   2019-08-07 15:18:20

  散文作为中国当代散文的一种创作现象,它的创作理念和具体作品都对散文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的内容,希望对你有用。

  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篇一:月下独酌

  知了收起它最后一长鸣,荷花绽放它最后一次美丽,我放好最后一件短袖,就这样迎来了桂花的第一次飘香,皎洁的月光倾泻不到地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秋意。我静静地走向阳台,举头,望明月;低头,泪千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放下电话,刚刚所听到的虽然是妈妈要回家的消息,心里却不免泛起一阵阵的酸楚。如影随形的思念在这一刻终于如洪水找到决堤口一般向我袭来。整整五个月了,老妈终于能扔下老爸回来了。晚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暮色的浸染逐渐围绕在我身边,弯弯的月儿在黑色的夜幕下静静的陪着我。我抬头:“月儿啊!还记得老妈到老爸那的第一个晚上,你也是这般模样的陪在我身边的啊。”

  那天,早晨早早的来了,阳光毫不吝啬的洒下万丈光,昨夜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微风摇曳着树叶,抖落了一地的欢乐。悲伤如我,在明媚的阳光也照不暖那份要告别妈妈的失落。“丫头,你是老大,家里就交给你了,要照顾好妹妹,妈去帮爸爸,要体谅妈啊!”妈妈交代了一大堆琐事,我只是反射性的点点头。

  时间丝毫没有体会到我的思念,硬是一分一秒慢慢的陪我走过,我不知道对妹妹发了多少次火,收拾了多少次乱七八糟的房间,也不知道天上的月儿何时由弯弯的月牙变成了圆圆的圆月,又何时从圆月变成了月牙,只知道妹妹渐渐的也不再弄乱房间,月儿依旧每天在同一个地方,同一片天空陪伴着我度过了这几个月。

  我不是李白,有酒来邀明月,也不是诗人,有诗来赞明月,我只是一介书生在面对思念与月儿相遇的场景而有了太多的感触罢了。也只是在思念的时候,孤独才显得特别美丽。“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虽然饱受了思念之苦,但这几个月也让我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如何在没有老妈的夜晚,邀请天上的月儿来分享我的喜怒哀乐。

  月儿,你听到了吗?老妈要回来了,今后你无需在分享我的寂寞了,下次再见的时候我定会送你一场最美丽的微笑。

  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篇二:江南

  我曾想像我在一座古老的江南小院里,青灰色的瓦,白色的墙,还有雕花的木窗。

  我每天黄昏的时候出去走走,我每次出去时都望一望梧桐树上的那只斑鸠,久而久之,那只斑鸠在我出去时也会望一望我。我在傍晚的时候回来,悠长的巷子里我会遇到许多陌生或熟悉的人,我把微笑送给他们,我发现淡黄色的日子薄如蝉翼,一片片轻轻飘过。

  有一种花会在我走到门口的一刹那盛开,香气霎时溢在空气中。每一次那种花都极精确地在我出现时盛开,仿佛它一直蓄积着力量,它捕捉着我的气息,它要在我出现时毅然决然开出凄美的花朵;蛘呶业奶迥谟幸恢稚衩氐囊庵,它驱使着我在花开时刻赶到,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明月半墙时,蛙声四起,五十里地外都是蛙声,蛙声溅起的月光沾湿我的衣襟。

  如果飘起了丝雨,我愿撑起纸伞踏着青石板走进幽深的雨巷。岁月留下斑驳的痕迹,古旧的墙体,越过时间,不知它们有没有倾听的耳朵,听岁月经过时的清音袅袅。脚步发出轻轻的声音,如轻柔的水波漾开去,又柔柔地折回,重重叠叠的声音飘然悠然。我不知道有没有一扇窗子悄然无声的开着,等待江南雨中的过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这样的诗句当属江南吧。当然,还有水一样的伊人。忽然想到,江南和女人密切相关,不知是谁赋予了谁灵性,谁成就了谁的美。水一样的伊人,端坐在水边,银白色的河面上泛着光芒,沉谧而深远。芦苇的白花美丽得让人心动,水一样的伊人,她招一招手,所有的白花都变成了白色的鸟,或是蝴蝶,蹁跹起舞。月光笼罩着她,像是一层白纱,她的皮肤光洁,眼睛像水一样清澈,她的笑容只在脸上显现一瞬,空气中就泅散开无数笑容。

  这样的江南总是让人心醉,让人在心底惦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我愿用大片的梦土,种上江南的植物,在三月的小院里,看细雨飘落。

  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篇三:秋风扫落叶

  苏轼曾用这样的一句诗归属自己的一生:“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当在那个骄奢淫逸,尔虞我诈的历史时期,落叶无数,谁又可以去品味秋的风韵呢?

  俗话说:秋风无意,落叶有情,在中国文学史上可以意属“秋风”的恐怕只有李白了吧!他这场无意的秋风扫尽了一地的落叶。

  对于李白,我总想把他与长安联系起来,因为他的闪耀与失意都牵扯着这个奢侈的京城,而对与长安,李白不过是一个过客,因为长安的宫殿,只为艺术家们开了一个狭小的边门,允许他们以卑微侍从的身份躬身而入,去制造一点娱乐,而乐趣过后,不过是无尽的淡漠与排挤,因为这里,不需要艺术闹出太大的局面,不需要对美有太深的寄托,离开长安,是李白必然的选择。

  而李白从骨子里是入世的,建功立业的抱负如影随形,成为他心中最深的痛,他“仰天长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高人”是呐喊的背后,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的无奈。

  杜甫曾说李白“飘然思不群”的确,嗜酒的天性,放荡的情怀,造就了他的不羁,漫游的生活,让他创造出了更多的浪漫诗篇,但即使辉煌,李白也逃脱不了孤独的阴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慨问世事,有谁可以理解他满怀抱负的雄心,有谁可以明白他内心的悲愤,“济苍生”“安社稷”那终究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梦醒了,依旧现实。

  李白,这个遍访青山绿水,且歌且行的游者,在那个烟花三月的时代,性格傲岸,不畏权贵所容,不甘趋炎附势,在朝宴高力士脱靴磨墨,在野宴放白鹿于青崖之间,孤独于傲然他必集一身。

  才华横溢,放荡不羁,人们对李白的期望是歌的颂德,取悦帝王,高官厚禄,而他那“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执著,让这一切成为泡影。

  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百姓说人话,是李白政治生涯的起点和终点。

  酒入豪胸,七分酿成了月亮,剩下的啸成了剑气,咻一口吐沫就是半个盛唐。如今,落叶已尽,秋风已过,但我们回望唐朝,站在盛唐中间的不是帝王,而是李白!

  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字篇四:那一刻“我真的流泪了

  “在我老爸还称他父亲唤作爹的时候,还是清朝时期,到我这辈,没有清末时期的艰难,也不懂抗日打鬼子的惊心,民国时代也是有些印象的;到了再大些,正值建国初期,大炼钢、开食堂、记工分,后来闹上了文化大革命、分田、修路、翻屋,那是58年、63年、76年……”,这是2012年夏天的某个早晨,我的外公在向我陈述着他的那一段年轻的岁月史,这一年,他76岁。他在等待着他寻常不易见到的另一半女儿来我家相见,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却还不见半个影子,焦燥之余,他用记忆犹新的年月,讲述着他的那一些陈年又深刻的旧事,以便消磨这难挨的等待时光。

  虽然讲得并不很出韵,总还算清晰,热烈之处还不时的拍着我的手:“你不懂,那时候的我们……”,望着他的满发生白,我以听众的身份似懂非懂的称赞:“您老好记忆”,意犹未尽的他满足的继续着:“你不懂,那时候的我们……”。几双儿女看着他脸色的油腻红润,讲人是非一般相互嘀咕着:“还不很老,能吃两大碗饭呢!”,从天窗折射下来的几条光线,照在老脸蛋上,映象出细腻且光亮的红腮,透过眼角几条并不十分明显的皱痕,或许年轻也曾“英俊”过。

  自我离开他在外工作,这是第二次在异乡与他会面,相比上次,格外亲切。上回与这次相隔了有三四年的光景,上次来呆了两三个月,之间我带他去剃过一次头,剃光了的头顶多少还能伸出几支黑发,这一年已完全不见。自我跟了他的那些年,始终印象如一,总是以一头白发隐现人群,那时的我并不在意他头上的黑发还剩多少,只是想到我们做错了事,时常也会发怒,但我并不很怕,所以至今很难想象出他生恶的脸面,总是一脸仁和的笑印记脑海。这次只来了一个月不到,走路慢了许多,爬楼梯也不那么的灵活,倒是一身倔强的脾气分毫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褪祛,认定了的事依旧总要较上劲的争辩,我母亲是老大,继承了那样的“优点”,于是就比嗓门,谁声大谁就得胜,看着二老谁都不服谁的声响中,想必年轻也都曾“叛逆”过。

  在我七岁的时候,父母将我从生长了七年的深山煤洞中遣返回乡上学,结束了我的滚煤球的童年生活,与我的姐姐一同被寄养在我的外公家,成了像现在穷乡山村里的留守儿童,那时候的留守儿童并不很多,留在外家的便更加少见,所以如若我们顽皮,我外公那的邻居们总盛言:“外甥抓著”,意为敢坏抓着就揍,只我外公从不这么说,但别人这么说的时候,他也并不反驳,也就不对他有感激。那时我想倘若有外婆在,她定会护着我们,但我从未见过我外婆的模样,就如她也没有见过我的模样一般,后来听我外公告诉过我的母亲:“你母亲还在的时候,每到过年时,总要拿出几块钱买上些布料,再请人替你们每人做上一套新衣裤,嘴上还念叨着:‘咱们平日里吃得差点不打紧,过年了,让孩子们穿得体面些,才不至于给人看不起。’”讲完便半遥头为英年早逝的妻子感叹一声:“他娘的人最没用!”。从他熟练的回忆即可断定已经重复多次,倒也还能眼框泛红,但他止住了老泪的垂落,继续着“你母亲还在”的故事。

  倘若我的外婆泉下有知,这份酸心大概惟独伊可领会,但我想她是不会有知了,他的长情只在小憩垂涎时方有隐现,至于每年祭日,早已如那重复多次的回忆,是为习性;又或许早已明理,即使老泪纵横,岁月依然伴着他的记忆倏然而逝。照看这些年:“身边的同龄一个接一个的都走了;年轻时一同经历党国变化的邻里乡亲也都不见了;还有那么几个故友躺在床上等人伺候的,亦指不上能唠出个什么乐趣来解乏的;就连自个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儿女也不是说想见就能见上一面的;晚上一茬接一茬的寂寞往脑袋里忽悠——倘若儿甥孙婿要全来兴许这大厅也全是站不下的……”然后岁月这把杀猪刀就在他打盹的时候,又在那褪色的容颜上刻下一道深深的皱褶。

  倘若照旧上,也许还并不是这一般景象。古人云:“七十古来稀,寿母杯频接”。2006年近岁,七十寿庆,五鼓鸡啼,司锣鼓、唢呐齐鸣,道人祀事人丰。拂晓熹微,我见了他,头顶礼帽,一身长袍,皮鞋黝黑,卯劲精神,一米六不到的个头尚算丰满,灵活之处,不乏六十而居者,笑答:“七十了!”,此时虽并无孔圣人之“从心所欲”,但从老脸洋溢,这是真笑容也。见来客,寒暄两句,逢戚小,问候里短。寿宴在即,邻街儿孙、远亲近友,乘日满坐,以茶代酒,敬桌一圈,七十以前的苦,在茶中可一饮而尽,七十往后,可像那醉了的来客,暂不管那么许多!

  自我识了我外公起,未曾见过他沾染烟酒,一生务农,无心经商,不受佣雇;无功无德,庸凡平平,正所谓“粗茶淡饭饱即休;不贪不妒老即休”,因此年迈七十体上身心尚妥。大约如此,作为大可无所拘泥,除下儿孙,行为邻里,戚友八方,未尝招人白眼或说不是,然私下里,却也常有头疾,非用药而不能止。几双儿女,十几甥孙,虽无大病缠身,倒也并非安享天伦,劳碌时顾不得的苦恼,积多了,闲下心来总要应付,与天下父母心皆仿,是为“真乃操碎了心”。幸得亡妻借寿,多看了这世界几眼,长了见识亦不防见诸人心不古,仅随时间而逝,也能看淡,看淡之余,日子或许能快了许多。

  临近八十,女儿们有意凑成给他买个戒指,他有些违心的拒绝,一把老骨头却在我的茶桌旁涩涩盘算,思索着什么。这是2015年深秋,他又一次同地点的远行,看上去有些无聊,至少比他空巢在家无聊,像他淡青色的脸颊有些枯燥,坐久了的椅子上,似乎是有些起不来,索性也就不起来,只是重复着他记忆的兴味,重复得我有些厌倦,他又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见谁便重复一次,生怕没人理他,辗转话题间,即使哪些语句听得略显模糊,倒也不很承认,圆滑的糊弄过去了。

  八十大寿那天,老身子添了新衣裳,皮鞋锃亮,面色潮红,左右两手均有一枚黄金戒指,很是显眼,大约能闪过他的心情。表面上在来人的祝贺上笑意冉冉,静下心来,招呼多了,应是有些力不从心,垂坐长凳,心思缜密,冬日即过正午,宾客满堂,儿女们只来了一半不到,他既知道应是如此,却依旧守凳长盼……

  寿后不久,老骨头闪了一下,这回躺了个把月,瘦了不少。2016年初夏,我见了他,与他同步时,他告我他走路时,短时间内便步伐生涩,需稍作停顿。我于园边找了石凳让其稍坐,桔红灯光下,昏黄路光映了他的老脸,依稀长影,我才见他早已形肢枯瘦,身子消薄,脊背倾弯,往细了便是青筋显见,双目失神,舌齿含混,正当我想着好在脑袋还算清醒,即刻他又告我他的记忆极衰,过目即忘:“想在我年轻给人记工分时,有人没来,过了几天才说我没给记上,我回想片刻就记起某人某天去了某地,那人便自惭的离开……”虽是这故事我早已听得倒背如流,但从他讲话的神气,我只能照例称赞:“您老好记忆”。然从侧面忖量,倘若能有九十,以现在的体质看,大概是记不上我的,同理也应数不上膝下的数目,因此在他还清醒的日子,多数人谈及生二胎的时候,他仍旧从不这么说,他说的最多的便是“一个最好!一个最好!”。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耄耋过二,身心不可逆。在几次身体不适无人照看后,2018年初夏,别离了伴他一生的故土,投靠儿孙,客居他乡;或许他并不能想象,哪怕是最亲近的人常伴左右,眼泪总还是有的。期间也常有怀念:“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的悠然独处,其多方考虑最终还是与倔强妥协,打消了返乡的念想。大寒左右,老骨头旧病新生,脊椎压缩性骨质疏松、前肋骨轻微骨折,病情不很严重,需卧床静养,然又应了那句“树欲静而风不止”。此次起卧不能自理,虽有人看护,或许均非自觉,于是自觉是老人无用,期间老泪纵横,大概疼痛只是索引,而非催泪剂,个中原由,大概唯有他常说的“一个最好”最能诠释。

  一月左右,人病羸顿,之前提的不敢柱的拐杖也用顺手了,自然是憔悴的,气性亦增了不少躁气,虽与老友谈天还能半打趣的说:“人老就无用,路也不想走了,没走几步,两只腿便惰性大发的相互推诿谁先迈。”然话锋总得针对上一句“人老无用”才肯罢了,似乎是带上这么一句,才能老得理所应当。

相关文章:

1.关于高中生优美散文800字左右5篇

2.关于有关高中优美散文800字5篇

3.关于优美散文精选800字5篇

4.高中写景散文800字

5.高中经典散文精选

6.关于高中优美散文精选600字5篇

【猜您感兴趣】
【关于高中生优美散文随笔800】相关文章
【散文随笔】图文精华
上一篇:关于经典情感散文随笔
下一篇:关于推荐高中生看的散文随笔
学习成就梦想!— — 学习啦
东京热高清无码